<track id="umazx"><strike id="umazx"></strike></track>

    <td id="umazx"><ruby id="umazx"></ruby></td>
    <td id="umazx"><option id="umazx"></option></td>
    <tr id="umazx"><label id="umazx"></label></tr>
    <table id="umazx"></table>
    <acronym id="umazx"></acronym><p id="umazx"><strong id="umazx"><xmp id="umazx"></xmp></strong></p>
    樂讀窩 > 網游競技 > 仙俗世界 > 第三卷 第六十七章收徒(一)

    第三卷 第六十七章收徒(一)

        和陸羽想像的不一樣,硅谷警方并沒有全城封鎖,只是在硅谷周圍布置了警戒線,檢查每一輛離開硅谷的車輛。

        在硅谷警方的勘察中,這件盜竊案過于匪夷所思,從監控錄像中找到了一個黑影,但這個黑影渾身籠罩在一層迷霧之中,所經之處儀器設備憑空就消失了,怎么看都像是在鬧鬼,嚇得硅谷警方都不敢再查下去了。

        很快這件事情驚動了米國秘密部門,一隊黑衣人將所有的錄像資料全部帶走,只留下冰冷的一句話:“此事到此為止,任何人不得再提及此事,否則按照危害國家安全罪論處!”

        陸羽或許做夢都不會想到,自己這一次是真的捅了馬蜂窩,只不過對方把事情想歪了,不敢大張旗鼓引起公眾的注意,要不然的話,事情恐怕會朝著自己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

        布魯實驗室失竊案被有關部門輕描淡寫的認定為普通案件,只在當地報紙一個不起眼的一角報道了一下,就沒人再關注了。

        這一次陸羽在主世界已經停留了六天,完成了一個目的,便直接返回了天瀾世界。

        ······

        天瀾世界南嶺縣陸羽莊園內。

        陸羽沒好氣的踹了張文一腳,有些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自嘲道:“你腦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要是閑著沒事,打理一下茶園,多種幾顆果樹也好,怎么就想到買丫鬟呢?”

        “是暖床丫鬟?!睆埼目s了縮脖子,做出一付可憐兮兮的樣子道:“陸大人一個人到南嶺縣,身邊也沒有一個丫鬟照顧,上次朱修士就說了……?!?br />
        “說什么了?”

        張文有點不敢說,生怕惹了陸羽不甘心,但心里這句話不說堵得慌,“朱修士說,陸大人是不是不喜歡女人?”

        雖然陸羽在京城里那些事情朱常洛也知道,但陸羽沒將紫煙帶在身邊,加上整座莊園里連一個丫鬟都沒有,而且張文發現陸羽也沒有去過青樓那種地方,朱常洛這樣想好像也沒有錯。

        “所以你就自作主張買了兩個丫鬟!”

        “是暖床丫鬟!”張文再次重申了一次丫鬟的用處。

        陸羽那里是不喜歡漂亮的女人,只是自己這種情況,不要說女人,就是男人都不想走的太近,免得無意中暴露了自己的秘密。

        陸羽有些棘手道:“這兩個丫鬟資質和容貌還不錯,你就花了五十兩買下來?”

        張文道:“陸大人有所不知,資質越好的暖床丫鬟價格反而越低,大多數買主都不希望買回去的丫鬟成為修士?!?br />
        陸羽雖然沒買過奴隸,但也聽說了這種現象,奴隸一旦成為修士,便立即脫離了奴籍,這是大圣朝的法律,所以大多數買主情愿購買資質低下的奴隸,也不愿意購買資質偏高的奴隸。

        當然這里的資質高低也是相對而言,通常奴隸的資質都不會超過一一零,這樣的奴隸在沒有外部資源的情況下,想要成為修士并不容易。

        那些超過一一零資質的奴隸反而又很好出售,買家會和這些奴隸簽訂家仆契約,而不是奴隸契約,給奴隸提供一定的修煉資源,培養他們成為家中的仆役。

        “那就把奴隸契約撕了,問問她們愿不愿簽家仆簽約!”

        張文知道陸羽對待普通人極好,從來沒有那些修士的輕蔑和傲慢,當即道:“我先替她們謝過陸大人?!?br />
        陸羽沒好氣的又踢了張文一腳道:“盡給我惹事!”

        這時候張文老婆挺著大肚皮,手里端著一碗果汁從廚房里走出來道:“陸大人,這是新榨的果汁,健脾開胃!”

        陸羽收回踢出去的腳,接過張氏的果汁道:“快生了吧!”

        張氏羞惱的看了張文一眼道:“還有兩個月?!?br />
        “找大夫看過了嗎?是男孩還是女孩?”

        “大夫說,可能是女孩,我也希望要一個女孩?!?br />
        張氏正要準備返回廚房,便看見三個孩子鬼鬼祟祟的從后門探出腦袋東張西望,想要往廚房里鉆,頓時就怒道:“臟兮兮的還不洗手去!”

        陸羽看向那三個孩子,二男一女,最大的十四歲,最小的才十歲,在他們的身后還牽著兩匹馬,正是陸羽從京城帶到南嶺縣的那兩匹馬,南嶺縣馬匹價格極貴,大多數都在軍營和縣衙中。

        到了南嶺縣,陸羽也很少騎馬,大多數時間都養在馬廄中,平時都是張家兄弟幫忙照料著,沒想到變成了幾個皮猴子的玩具,整天騎著馬跑來跑去。

        看見三個孩子,陸羽突然問道:“他們的資質如何?”

        張文搖頭道:“很普通,都沒超過一一零?!?br />
        一一零是一道區分普通人和修士的分割線,正常情況下,普通人根本無法跨越這條線。

        “十四歲可以煉體了吧!”

        張文聞言心里一驚,看向陸羽有些不敢確定道:“陸大人愿意教他們?”

        “那就看他們能不能吃得了苦了?!?br />
        資質太低就連上學堂都不容易,張文還在發愁以后怎么辦,沒想到陸羽愿意教這些孩子,激動的跪在陸羽面前,磕頭道:“這些孩子從今往后就交給陸大人,是打是罵隨便,要是他們不聽話,我親手打死他們?!?br />
        陸羽有些哭笑不得,只是隨口說一句,張文順桿子往上就爬,這智商一點都不低。

        僅僅是過了幾分鐘,張文一家三口和釀酒的張老一家五口,還有張亮的女兒,一共九人都跪在陸羽面前,感謝陸羽愿意教自家的孩子。

        接著三個孩子被大人威逼下給陸羽行了師徒之禮,陸羽有些哭笑不得,不過這樣一來,算是徹底將張家這些人和自己綁在了一起。

        “弟子張儀拜見師父!”

        “弟子張惠拜見師父!”

        只有八歲大的張閑跪在陸羽面前,睜著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的眼睛,左瞧又看,口齒不清道:“我要媽媽?”

        陸羽掏出兩塊乳白色的牌子掛在張儀和張惠的脖子上道:“這是師父送給你們的見面禮,從今往后貼身攜帶,不得讓外人知道,否則會找來殺身之禍,明白了嗎?”

        張儀和張惠點點頭,根本就不知道陸羽送給他們的是什么東西,至于最小的張閑年紀還太小,等過二三年再說。

        張老抱來一個酒壇子道:“陸大人,這是我珍藏了十幾年的酒,雖然比不上那些靈酒,但也差不多了,就算是虎子的拜師禮吧!”
    中文字幕在线亚洲日韩6页

    <track id="umazx"><strike id="umazx"></strike></track>

      <td id="umazx"><ruby id="umazx"></ruby></td>
      <td id="umazx"><option id="umazx"></option></td>
      <tr id="umazx"><label id="umazx"></label></tr>
      <table id="umazx"></table>
      <acronym id="umazx"></acronym><p id="umazx"><strong id="umazx"><xmp id="umazx"></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