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mazx"><strike id="umazx"></strike></track>

    <td id="umazx"><ruby id="umazx"></ruby></td>
    <td id="umazx"><option id="umazx"></option></td>
    <tr id="umazx"><label id="umazx"></label></tr>
    <table id="umazx"></table>
    <acronym id="umazx"></acronym><p id="umazx"><strong id="umazx"><xmp id="umazx"></xmp></strong></p>
    樂讀窩 > 其他小說 > 世界大戰 > 第十五章 發生在秀蘭的事

    第十五章 發生在秀蘭的事

        火星人短短續續的叫聲停止了;他們在自己的圓筒外站定,圍成一個大大的弧形。這個弧形足有十二英里的寬度。戰爭史上還沒有一場戰斗是在這樣的寂靜之中開始的。無論我們還是對列潑萊的觀察者的感覺都一樣,火星人在淡淡的月光和繁星下,反射著落日的余輝與圣喬治山、比希爾樹林的火光,仿佛是夜空下唯一的主宰。

        圣喬治山上的士兵就訓練有素多了。他們藏在松樹后面,連附近的火星人都沒看見他們。他們象接受檢閱一般精心布置好大炮,在1000碼的距離上開了火。

        看到這些,牧師從壓低嗓子低低地叫了一聲,開始狂奔起來;而我知道根本是逃不掉的,于是轉了個彎,在打滿露水的荊棘和荀麻叢中,爬進了路邊的一個大溝。牧師回頭看見了我,趕緊轉身跟了過來。

        “天曉得!”我說。

        到了半夜,里士滿公園山坡邊上燃燒的樹林發出的火光照在一股股黑煙上,籠罩在整個泰晤士山谷的上面,一直延伸到眼睛看不見的地方。兩個火星人在煙霧里慢慢走著,向各個方向發射著熱光。

        “發生了什么事?”牧師站在我身邊問。

        我腦子里突然一轉,朝北面望去,那里出現了另一座模糊的黑色山丘。

        我們在哈利伏特聽到的就是這種喊叫聲和炮聲。在列潑萊的炮手都是沒有經驗的義務兵,本來就不應該給部署在這么緊要的地區,他們毫無目的地打出了一排齊射,因為射擊太早,根本就沒有擊中目標。然后他們就朝空無一人的村里逃去,有的騎馬,有的步行?;鹦侨藳]有使用熱光槍,只是從他們的面前走過,突然出現在彼希爾公園的大炮面前,把它們摧毀了。

        一切都變得沉默了。東南方向的遠處,我們聽見火星人相互喊叫著,然后空氣給他們的發射震動了一下。但是聽不見炮火的聲音。

        再想想看,人們突然給轉移了注意力,黑煙翻卷滾動著向前涌來,朝空中升上去,把夜空染成無邊的黑暗,一股奇怪而可怕的煙霧朝人們襲去,人和馬匹在煙里變得模糊了,他們叫喊著,奔跑著撲倒在地上,傳來驚恐的叫聲,大炮給丟下了,人們喘不過氣,在地上扭動著,黑煙形成的山錐迅速地擴散。然后就只剩下黑夜和死亡——只有一團濃重的煙霧覆蓋在尸體上。

        然后第四個圓筒降落了——它象一顆明亮的綠色隕星。后來我才知道,它落在畢歇公園里。在里士滿和金斯頓山那邊的大炮開始射擊之前,西南方發出了幾聲零星的炮聲,我想,那是炮手在被黑煙吞沒之前匆忙發射的。

        當黑煙散開以后,它低低地垂在地上,只要在50英尺的高度上面,無論是屋頂上,高樓的上面還是大樹上,都可以逃過毒氣的傷害,當天晚上,這在恰伯罕街和迪頓得到了證明。

        因為在恰伯罕的街上,黑煙給留在地上散開。而一般火星人在黑煙發揮作用之后,總是在黑煙上噴出一些蒸汽使空氣重新清潔起來。

        但是在8點鐘,有三個火星人出來了,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穿過比福利特和比爾伏特,朝列潑萊和威伯利奇走去。夕陽底下,大炮在等著它們?;鹦侨藳]有一起進攻,而是列成一條直線,相互間隔開一英里半。它們互相用汽笛一樣的聲音聯系,音調忽高忽低。

        然而在面對著這個弧形,從斯頓、漢斯洛、迪頓、愛歇、奧克海姆,一直到河南的山丘上,樹林里,還有南面開闊的草地上,樹叢和鄉間房子的后面,都布置好了大炮。發信號的火箭在夜空中炸開一片火花后消失了,所有的炮手們都在緊張地等著。只要火星人進入射程,這些一動不動的人影和在夜里閃著微光的大炮會立即投入一場驚天動地的戰斗。

        一個從那里逃出來的人講給我們聽這種奇怪的黑煙的情況,他在教堂的尖塔上看見房子和村莊給淹沒在濃濃的黑霧里。他在塔上呆了整整一天半,又餓又熱,地面在藍天和遠處山崗的襯托下象蓋著一層黑色的天鵝絨,到處有紅色的屋頂、綠色的樹木、灌木叢、大門、房屋和圍墻在陽光下露出頭來。

        晚上九點多一點,又有四個火星人加入了這三個火星人哨兵,每個都拿著一個粗粗的黑色管子。他們把相同的管子遞給另外三個火星人,于是七個火星人繼續往前走,在圣喬治山,威伯利奇和賽德村之間排成半圓形,相互之間保持著同樣的間距。

        就這樣,象人們用煙熏黃蜂巢那樣,火星人在通往倫敦的鄉間釋放著黑煙?;鹦侨伺懦傻膱A弧形慢慢擴展開來,最后形成了一條線,從漢威爾到孔培和馬爾登。整個晚上,他們用管子開道。自從一個火星人在喬治山給打倒后,他們再也沒有給炮兵一次開炮的機會。只要面前有可能埋伏著大炮,火星人就放出一個彈筒,而看得見的大炮都給熱光消滅了。

        這種黑煙很重,比最濃的霧還要重,所以當它從彈筒的撞擊中釋放出來以后,立即在空氣里沉了下來,象水一樣地朝四周擴散,它們繞過山崗,流進了山谷,深溝和水道里,就象碳酸從火山口流出來一樣。當它接觸到水,就會發生反應,水面馬上出現一層層泡沫似的浮渣,浮渣沉下去以后,立刻又有新的泡沫冒上來。浮渣完全不溶于水,但是奇怪的是,雖然水受了毒素的影響,如果喝了除去浮渣的水,人是不會受到傷害的。濃煙并不象氣體那樣立即散盡。它聚集在河岸旁,沿著山坡流動,在風的吹動下緩緩飄著,同空氣里的水汽慢慢混在一起,變成塵土降落在地上。我們至今不知道這種物質的成份,只知道其中有一種我們未知的元素,在藍色的光譜里發出四道線來。

        我期待著隱蔽的大炮朝他們開火;但是夜空中始終保持著寧靜。隨著火星人的前進,他們的身影漸漸縮小,消失在霧氣和黑暗當中。我們又爬高了一些。孫勃萊方向有一個黑影,好象剛剛出現一座圓錐形的小山,把遠處的視線擋住了;在遠處河的對岸,我們看見出現另一座山丘。在我們的凝視下,山丘似的東西變得原來越低,越來越大。

        這以后,三個火星人似乎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負責觀察的偵察兵報告說,在過后的半小時里,他們在那里一動不動。給打倒的火星人從頭罩里艱難地爬了出來,從遠處看是一個小小的紅褐色身影,象是個菌頭,開始修理自己的支腳。大約九點鐘他修完了,頭罩又從樹林頂上露了出來。

        他們清潔了我們附近岸邊的空氣,我們回到了哈利伏特的空房子里,從窗口看到了這一切。我們還在里士滿山和金斯頓山上那邊看見探照燈掃來掃去,大約11點鐘,窗子顫動了起來,我們聽見南邊部署的野戰炮射擊的隆隆聲。炮聲斷斷續續朝罕普頓和迪頓看不見的火星人轟了大約15分鐘,然后白色的電光熄滅了,繼而出現了紅色的火光。

        那時我們還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后來我才了解到這些不祥的黑色山崗的意義。每一個站在我描寫過的圓弧形上的火星人,都用象槍一樣的管子,向每一座小山上,每片樹林,每排房子和每一個可能隱蔽著大炮的地方,發射了巨大的彈筒。有幾個火星人發出了一個,有幾個發出了兩個。據說在列潑萊的射出了至少五個彈筒。彈筒砸在地上并沒有爆炸,只是放出了大量的黑色濃煙,形成黑色的煙柱,卷曲著向上涌動,象一座由氣形成的小山,向著周圍的地面沉降,擴散。所有動物,只要碰到黑煙,或者吸進那么一點,就死掉了。

        我們感覺又過了很長的時間,從籬笆那邊傳出炮火的轟鳴聲,離我們越來越近。我們旁邊的火星人高高舉起管子,象開槍一樣地發射了,震得地面直晃。斯頓的火星人接著也發射了。既沒有火光,也沒有煙,只有爆炸的響聲。

        火星人并沒有漫無目的地到處使用熱光,或許他們制造不出那么多熱光,或許不想摧毀所有的村子,而只是想打退人們的進攻。他們顯然達到了這后一個目的。星期天晚上對火星人有組織的反擊是最后一次。再后來就沒人能阻擋火星人的進攻了,整個反擊顯得毫無希望。魚雷艇和驅逐艦帶著快速炮開往泰晤士河上游,水兵們拒絕停在河里,發生了嘩變。當晚唯一還在參加抵抗的人在埋地雷和挖壕溝,連他們也是心不在焉,干干停停。

        黎明之前,黑煙朝里士滿的街上涌去,正在瓦解的政府做了最后的抵抗之后,通知倫敦的居民趕緊撤離。

        火星人的發射讓我非常激動,竟然忘了危險,也顧不得給燙傷的手,爬進了籬笆朝孫勃萊望著。這時又來了第二次發射,一個巨大的拋射物從我頭上向霍恩斯洛飛去。我想大概要看見閃光或者是煙霧,或者一些破壞的景象。但是并沒有發生爆炸。接著就是一片寂靜;足足有三分鐘。

        中彈的火星人搖擺著,他朝前又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就倒了下去。大家叫了起來,急忙開始重新裝填火炮。倒下的火星人發出一聲長嘯,第二個閃亮的巨人立即回答他,出現在南面的樹林上方。他的一只腿似乎給炮火打壞了。第二排炮彈沒打中火星人,落在地上,他的兩個同伴立即用熱光對準了大炮。彈藥給打爆炸了,大炮周圍的松樹躥出火苗,只剩下一兩個人朝山頂逃去。

        當火星人開始移動時,十幾枚火箭從山上射出,向在迪登和愛信等待著的炮兵們發出信號。同時四個火星人,都帶著管子穿過了小河。我和牧師正吃力地拖著腳步,沿著向南通向哈利伏特的通往北方的小路上走著?;鹦侨讼蠛谏挠白?,出現在西方的天空下。他們看起來象是在一片云里走著,因為田野上籠罩著一股乳白色的煙,一直升到他們三分之一的高度。

        人們只能想象出駐扎在依希爾在星光下緊張地等待著的炮兵們的命運了,肯定不會有幸存者的。人們可以想象,人們秩序井然,軍官們充滿警惕,炮手們做好了準備,身邊放著彈藥,炮車和彈藥箱車的駕駛員和平民們站在能走到的最近的地方,寧靜的黑夜,救護車,醫院的帳篷里躺著從威伯利奇燒傷的傷員;然后是火星人發射時沉悶的響聲,笨重的彈筒飛過樹林和房子,落在附近的地面上。

        成百上千的士兵無疑都有這樣的想法,連我也不例外,火星人到底對我們了解多少?他們是否知道我們幾百萬人是組織嚴密,訓練有素而且行動一致的呢?或者他們把炸彈的突然爆炸和對他們營地的包圍,當作我們對受驚的蜜蜂群的猛攻嗎?他們想把我們消滅光嗎?(那時我們還不知道火星人吃什么)當我望著火星哨兵時,腦子里閃過幾百個這樣的問題。在我的內心深處則想著倫敦方向隱藏的龐大部隊。他們準備好了陷阱嗎?能把火星人騙到漢斯洛的火藥庫嗎?倫敦人有沒有信心和勇氣,把自己的城市變成燃燒的莫斯科呢?

        當我弟弟在威斯敏斯特橋上看著難民的時候,牧師正在哈利伏特的草地的籬笆底下坐著跟我胡說,火星人又開始了進攻。從目擊者的敘述中得知,大部分火星人當晚留在霍散爾的坑邊做著準備,放出一陣陣綠色的煙。

        一只蝙蝠飛過去不見了。遠處傳來一陣喊聲,然后就消失了。我又望了望火星人,看見他們沿著小河朝東邊走去。他們行動迅速,帶著一種轉動的動作。

        兩個火星人停下來,離我們最近的一個面向秀蘭,遠一點的一個朝著斯頓站著,晚上的星光下映著他們灰色的身影。
    中文字幕在线亚洲日韩6页

    <track id="umazx"><strike id="umazx"></strike></track>

      <td id="umazx"><ruby id="umazx"></ruby></td>
      <td id="umazx"><option id="umazx"></option></td>
      <tr id="umazx"><label id="umazx"></label></tr>
      <table id="umazx"></table>
      <acronym id="umazx"></acronym><p id="umazx"><strong id="umazx"><xmp id="umazx"></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