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umazx"><strike id="umazx"></strike></track>

    <td id="umazx"><ruby id="umazx"></ruby></td>
    <td id="umazx"><option id="umazx"></option></td>
    <tr id="umazx"><label id="umazx"></label></tr>
    <table id="umazx"></table>
    <acronym id="umazx"></acronym><p id="umazx"><strong id="umazx"><xmp id="umazx"></xmp></strong></p>
    樂讀窩 > 其他小說 > 世界大戰 > 第十二章 我所看見的威伯利奇和歇盤登的破壞情況

    第十二章 我所看見的威伯利奇和歇盤登的破壞情況

        泰晤士河的對岸,除了幾艘靠岸的船以外,一切都非常安靜,同秀蘭的情況完全相反。渡過河的人往路上走去。大渡船剛剛打了個來回。三四個士兵站在酒店旁的草坪上望著逃難的人,非但不去幫忙,反而嘲笑著他們。因為不是營業時間,酒店關著門。

        空中充滿了嘈雜的,含混的聲音——火星人的鏗鏘聲,房子倒塌的轟隆聲音,樹木、籬笆燃燒的噼啪聲交織成一片。濃濃的黑煙同河上的蒸汽混在一起。當熱光在威伯利奇橋上忽前忽后地掃過時,所有被擊中的東西都發出一片白光,然后立刻就跳出一股黑煙。近處的房子還完好無損,映在后面的火光里,在蒸汽中現出灰白色。

        “帶盔甲的巨人,一百英尺高。三條腿和身體象是鋁制的,還有一個戴著頭罩的大腦袋。長官?!?br />
        我和炮兵坐在水泉的臺階上,拿出家里帶來的東西,吃了一頓不差的飯。巡邏兵們——這回不是驃騎兵了,而是穿白色制服的投彈兵,正在警告人們立即離開,或者讓他們在戰斗開始時藏到地窖里去。我們穿過鐵路橋的時候,看見一大群人聚到了車站附近,車站的月臺上放滿了盒子和行李。我相信,為了向契切運送士兵和大炮,正常的交通已經停止了,后來我聽說在加開的列車上,人們為爭搶座位打了起來。

        “我可要進去了?!蔽艺f。

        一大團水汽從機器的廢墟上噴了出來,穿過蒸汽,我隱約看到巨大的肢體在水里攪動著,水花和泥漿在空中飛濺。觸手象手臂一樣,毫無目的地揮舞著,好似受傷的動物在波浪里掙扎。機器里不斷噴射出大量的紅褐色的液體。

        “鉆進水里去!”我叫到,沒人理我。

        幾輛馬車和小車在通往阿特爾斯東的路上嘎嘎走著,突然我們發現在一片開闊的草地上一扇門里,架著6門12磅的大炮,它們彼此距離相等,排得整整齊齊,對著沃金方向。炮手站在旁邊等著,彈藥車就在旁邊。炮兵們站在那里,仿佛在接受檢閱。

        我們沿著道路走下去,路邊是燒焦的人形,在一夜的冰雹下都給浸濕了,在山腳下我們鉆進了林子。我們在樹林里朝鐵路走去,一路上沒見著一個人??拷F路的樹木稀稀拉拉,給燒得黑乎乎的;大部分的樹倒在地上,還有一些樹站著,剩下灰色的樹干和黑色的葉子。

        我又轉過身,沖著火星人跑過去,沿著鋪滿石頭的河岸跑到水里。有幾個人也學著我的樣。當我經過一條小船時,一船的人跳了出來。我腳下的石頭又濕又滑,河水很淺,大約二十英尺,還沒淹到我的腰部。當火星人在我頭頂上不到兩百碼的距離出現時,我臉朝下撲進了水里。我的耳朵里全是船上的人跳進水里的聲音。他們急急忙忙地朝岸邊跑去。

        炮兵很同意我的看法,這座房子里是呆不下去了。他建議朝倫敦方向走,然后加入他的炮兵部隊——第十二炮兵馬隊。我的計劃是立即回到萊瑟海德;火星人的威力讓我感到震驚,所以我決定帶妻子到鈕海文去,然后和她一同離開本地。因為我已經預見到,如果不及時消滅這些生物的話,倫敦周圍的地區遲早也會有一場毀滅性的大戰。

        “你知道那邊發生什么事了嗎?”我指著擋住火星人的松樹問。

        在比福利我們鉆出松樹林,鄉村在陽光下面寧靜而安詳。我們已經遠離了熱光的射程,要不是路邊空空蕩蕩的房子,收拾東西的人們和站在鐵路橋上望著沃金的一小群士兵的話,這一天和平常的禮拜天沒什么兩樣。

        忽然我們看見河的遠處冒出一陣煙,這股煙直躥上去,掛在空中;然后大地抖動起來,強烈的爆炸聲震動著空氣,震碎了附近幾幢房子的窗戶,讓我們大吃一驚。

        “你們是我今天早上最早看到的兩個人,”中尉說?!鞍l生了什么事?”

        忽然白色的熱光朝我跳了過來。房子給光束碰到的地方立刻陷下去一塊,隨后冒出了火苗;樹木忽地一聲著了火。熱光在小道上前前后后地跳動著,把人們一個個擊倒,緊接著就射到了水邊,離我站著的地方不到50碼。它穿過河水朝歇盤登方向掃過,經過的地方水沸騰了起來,冒出一片蒸汽。我趕緊朝岸上跑去。

        我驚叫了一聲。我看不見其它四個火星人;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眼前發生的事情上。突然又有兩發炮彈在火星人身體旁邊的空中爆炸了,頭罩正在轉過來,沒有來得及躲開,第四發炮彈又炸開了。

        被擊中的巨大軀體象醉漢一樣地轉向一邊;但他并沒有倒下去。他奇跡般恢復了平衡,抬起腳,高高地舉著熱光箱,快速地朝歇盤登方向轉過去。頭罩里的火星人已經死了,他現在只是一架復雜的金屬機器,正一步步走向毀滅。他一直朝前走著,完全迷失了方向。最后他撞在歇盤登教堂的尖塔上,鐘樓給撞了個粉碎,然后一個轉身,重重地摔進了河里,在我的眼里消失了。

        我們在威伯利奇呆到中午,然后我們到了歇盤登水閘附近,那里是泰晤士河和威河匯流的地方。我們花了好長的時間幫助兩個婦女往一輛小車上裝東西。威河有三個河口,這里擠滿小船,對岸還有一條渡船。在歇盤登這邊有一個帶草坪的小酒店,再遠處曾經是歇盤登教堂,現在給一座尖塔代替了。尖塔在樹林里露出頭來。

        又走了一段我們在路上遇見了三個婦女和兩個孩子,正在忙著從一所工人的房子里出來。他們找到一輛手推車,正在往里裝著不太干凈的包裹和破舊的家俱。我們經過時,他們正忙著干活,沒顧上跟我們搭話。

        “好吧,”中尉說,“我想我該去看看??催@兒”他對炮兵說——我們接到命令讓人們離開房子。你最好到威伯利奇,向馬紋少將報道,告訴他你見到的一切。認得路嗎?”

        “他們長什么樣?”中尉問。

        一聲憤怒的呼叫轉移了我的注意力,這聲音就象是制造廠里的汽笛聲。離纖夫拉船的小路不遠處,一個人站在齊膝深的水里,朝我叫著,指給我看什么東西。我回過頭,看見另一個火星人邁著大步,向著契切的河岸走去。這次歇盤登的大炮沒打中它。

        我聽見水里的人應和著我的叫聲。我當時差點因為激動躍出了水面。

        “認得,”我說;他把馬轉向南面。

        除了孤兒院的看守室還在著火以外,這里的房子損壞不大。熱光打掉了煙囪后就掃過去了。不過,除了我們兩個人,梅勃萊找不到一個活人。我猜想,大部分居民都沿著老沃金路逃走了,我到萊瑟海德去時走的就是這條路。要么他們都藏起來了。

        我一時忘記了朝我逼來的熱浪,沒有想到要保護自己。我趟著水,推開一個穿黑衣的男人,一直走到了河彎的地方。六七條小船在波浪里漫無目的地漂著?;鹦侨说氖w橫躺在河的下游,一大半淹在水里。

        “差不多,”我答到,向南面的樹梢指著。他謝過我,繼續往前走了。一會兒我們就看不見他們了。

        炮兵在門口猶豫不決地站著。

        但是火星人暫時并沒有理會到處逃跑的人群,就像人們不會注意地上給我們踢到的蟻巢里亂作一團的螞蟻一樣。后來,當我憋得半死,從水里抬起頭時,發現火星人的頭罩正對著河對岸開火的大炮,火星人一邊走,一邊伸出了熱光的發生器。

        我本來想立刻就出發,但是我的同伴是個現役軍人,比我更有經驗。他讓我在房子里找到一個瓶子,他給里頭灌滿了威士忌;然后我們在所有的口袋里裝滿餅干和肉片。隨后我們爬出房子,沿著我昨晚來的路,一溜小跑下了山坡。周圍的房子冷冷清清。在路邊躺著三具燒焦的尸體,他們是給熱光殺死的。到處是人們丟下的東西——一個鐘、一只拖鞋、一個銀調羹,還有些其它的貴重物品。在郵局的轉角處有一輛馬車,車上裝著盒子和家俱,馬已經不見了,車架歪斜地支在破了的輪子上。一個在匆忙中砸破的錢箱開著蓋,躺在一堆破爛底下。

        然后,第五個朝著我們斜著走過來了。他們向著大炮敏捷地沖去,帶裝甲的身體在陽光下熠熠發光,他們走得越來越近,變得越來越大了。左邊離我們最遠的一個,在空中高高揮動著一個大箱子,我星期五晚上在契切見過的可怕的熱光射向了小鎮。

        過了一會兒我抬起頭呼了一口氣,甩了甩頭上和眼睛里的水,水汽象白色的霧一樣旋轉著升起來,擋住了火星人。周圍的聲音震耳欲聾。然后我又看見了他們,巨大的灰色身影出現在迷霧當中。他們已經離開了我,其中兩個在同伴冒著泡沫的身體旁站了下來。

        “你會看見的,長官。它們還拿著一個盒子,盒子里射出火光,打在人的頭上?!?br />
        第三個和第四個站在他后面的水里,其中一個離我大約200碼,另一個面向萊爾海姆。熱光箱高高舉了起來,發出咝咝聲的光束前后飛舞著。

        他的聲音和臉充滿興奮。我后面的人好奇地望著。炮兵從路邊跳下來敬了個禮?!按笈谧蛲斫o摧毀了,長官。我一直藏著,想找機會加入炮兵。我想,沿著路再走半英里,你就能見到火星人了?!?br />
        我們這邊的火只把附近的一些樹燒焦了,但沒有連根燒掉。在一個地方,伐木工在星期六還干過活。新砍倒的樹躺在空地上,旁邊是一堆鋸末和蒸汽鋸。近旁有一座被遺棄的臨時小屋。這天早上沒有一絲風,四周一片死寂,連鳥鳴也聽不見。我和炮兵一邊走,一邊小聲交談者,時不時朝后面望望。我們當中停過一兩回,仔細地聽著。

        我在水里呆呆地站了一會兒,滾燙的水一直淹到我的胸部,覺著沒指望逃命了。透過蘆葦叢,我看到和我一起待在河里的人穿過蘆葦叢往外頭跑去,象受了人驚嚇的青蛙在草叢里鉆來鉆去,還有人沒頭沒腦地朝纖夫拉船的小道上跑。

        “死到臨頭了!”我大叫到,然后就撇下他,去追那個炮兵了。我在街角上回了回頭,士兵已經離開他了,而他仍然站在盒子旁邊,蘭花放在盒子上面,呆呆地朝樹頂上望著。

        “那是什么”一個船夫叫道,“閉嘴,傻瓜!”我旁邊的一個人對一頭狂吠的狗喊著。然后聲音又出現了,這次是從契切傳過來的,一種沉悶的聲音——一聲槍響。

        看到這個奇怪可怖的,運動迅速的生物出現時,河邊的人一時都給嚇昏了頭。沒有了喊叫聲,只有一片沉默。然后傳來了人們的怨聲和腳步聲,還有水里的噼啪聲。一個人害怕得忘了放下肩上的箱子,朝我轉過身,箱角把我撞了一個趔趄。一個女人朝我伸過一只手,然后就跑過了我。我轉身加入了人群,但是我害怕得什么都想不起來了。我腦子里只有那可怕的熱光。趕緊鉆進水里去!

        很快,四個裝甲火星人一個接著一個現身了,它們在樹梢上高高地站著,橫跨在伸向契切的草地上,正朝小河走來。它們開始看起來和戴帽子的人一樣,滾動著,快得象鳥一樣。

        “嗯?”他轉過頭說?!拔以诟麄冋f這些東西很貴重?!?br />
        “這還不錯!”我說?!八麄冎辽倌芎煤么蛞徽??!?br />
        “那簡直是用弓箭對付閃電?!迸诒f道?!八麄冞€沒看見熱光呢?!?br />
        炮彈在他的臉上爆炸。頭罩漲裂開來,紅色的和閃光的金屬碎片到處飛舞。

        幾個閑著的軍官站在那里,望著西南方的樹梢,正在挖工事的人不時停下手里的活計,望著同一個方向。

        “去你的!”中尉說,“簡直胡說八道!”

        然而第三個圓筒躺在我們和萊瑟海德之間,由幾個巨獸保護著。如果我是一個人的話,我可能會試著冒險穿過野地。但是炮兵勸阻了我:“讓您妻子成為寡婦,對她可不是一件好事?!弊詈笪彝饬怂南敕?,決定在樹林的掩護下朝北走到恰伯罕街再和他分手,然后我繞道依潑塞姆,到萊瑟海德去。

        一瞬間火星人就到了河岸,一步就跨過了河。他們很快又恢復了原來的高度,來到了歇盤登村的附近。這時有六門大炮——它們給藏在村子外頭,沒有人看到——一齊開了火。頭頂上一個接著一個的震動,讓我的心怦怦直跳。第一發炮彈在怪物的頭罩頂上炸開時,他已經舉起了熱光箱。

        戰斗開始了。幾乎立即就有一隊士兵在我們右面的河對岸一個接一個地開火了,我們看不見他們,是因為他們藏在樹林后面。一個女人尖叫起來。每個人都站在那里,給突然的交火吸引了注意力,雖然他們什么也看不到,但戰斗近在咫尺。除了平坦的草地,什么沒有,奶牛漫不經心地吃著草,溫暖的陽光下垂柳閃著銀光。

        “士兵們把他們擋住了,”我身邊的一個女人充滿懷疑地說。樹梢上升起一片煙霧。

        人們叫喊著,有人甚至在開玩笑。這里人們的想法是,火星人只是可怕的人類,它們會攻擊城鎮,但最后還會給消滅。人們時不時地朝威河對面的草地上緊張地望一眼,但是那里一切照舊。

        比福利特一片混亂。居民們在收拾東西,二十多個驃騎兵,有的騎馬,有的步行,在催促著他們快走。三四輛帶著圓圈里有一個白十字標志的政府馬車和一輛大型舊馬車,和其它車輛一樣在村里的街道上裝貨。因為是星期天的緣故,許多居民都穿得很講究。士兵們費勁地向他們解釋他們當前的危險。我們看見一個老頭,拿著一個老大的盒子和幾盆蘭花,正和一個中士氣呼呼爭辯著,因為他不讓把這些東西帶走。我走上前去,拉了拉老頭的袖子。

        “絕對沒錯,”我說。

        當天光開始放亮時,我們從窗邊縮回身子,輕輕地下了樓。

        我恍忽感到一個火星人的腳走在卵石灘上,到了離我的頭幾碼近的地方,轉了個方向,然后又抬了起來;又過了好一會兒,四個機器抬起了同伴的尸體走了。他們的身體在河邊和草地上的煙霧中時隱時現。然后,我慢慢地明白了——靠著奇跡,我活下來了。

        在威伯利奇,沒人能告訴我們總部在哪兒;整個鎮子亂糟糟的,比我到過的任何地方都亂。到處是馬車,小車和各色各樣的馬匹。鎮上受人尊敬的居民,穿著高爾夫球衣和劃船衣服的男人,和他們服裝華麗的妻子正在收拾行裝,河邊閑著的人起勁地給他們幫忙,孩子們十分興奮,很高興星期天能發生些不尋常的事。在這樣的混亂中牧師照舊在作他的早禱,教堂的鐘聲在喧囂中響起。

        我們在這里發現了一群激動的,吵吵嚷嚷的逃難者。雖然人們還沒有驚惶失措,但是河上已經沒有的足夠的船讓人們渡河了。人們拿著重物喘著氣;一對夫妻甚至抬著一塊門板,上面堆滿了雜物。一個人告訴我們他想從歇盤登的火車站逃走。

        才那么一會兒,一個好象沸水一樣熱的巨浪往我身上沖了過來。我叫著,身體給水燙傷了,眼睛也差點燙瞎了,顧不上疼痛,往岸上爬去。要是我摔一跤的話,肯定就沒命了。我感到毫無希望,躺倒在泰晤士河和威河匯合處的沙地上,完全暴露在火星人的視線下。我想這下是必死無疑了。

        “打中啦!”我高興高采烈地叫著。

        “他們在那兒!”一個穿藍毛線衫的人叫道?!澳沁?,看見嗎?那邊!”

        過了一會兒我們離道路近了,開始聽見了馬蹄聲,透過樹干我們看見炮兵行進在通往沃金的路上。我們朝他們打招呼,他們停了下來,我們趕緊向他們奔去。這是第八驃騎兵團的一個中尉和兩個士兵,還有一個象經緯儀那樣的儀器,炮兵告訴我那是日光信號機。

        我再次鉆進了水里,盡量摒住呼吸在水底下朝前游著。周圍的水打著轉,變得越來越熱。

        “那算什么——是槍嗎?”

        “你說半英里?”他問。

        在遠處靠近威伯利奇橋的地方,穿白色制服的士兵正在壘起一條長長的壁壘,后面是一排火炮。

        強烈的爆炸震動著空氣,水柱、泥漿和破碎的金屬片飛散在空中。當熱光箱碰到水面時,水立刻化成了蒸汽。然后就有一排混濁而滾燙的巨浪從上游的河道里沖了下來。我看見人們紛紛朝岸上跑去,他們的喊叫壓過了火星人倒下的聲音。

        “不,長官,”于是炮兵把熱光繪聲繪色地描述了一遍。說道一半,中尉打斷了他朝我看著。我還站在路邊。
    中文字幕在线亚洲日韩6页

    <track id="umazx"><strike id="umazx"></strike></track>

      <td id="umazx"><ruby id="umazx"></ruby></td>
      <td id="umazx"><option id="umazx"></option></td>
      <tr id="umazx"><label id="umazx"></label></tr>
      <table id="umazx"></table>
      <acronym id="umazx"></acronym><p id="umazx"><strong id="umazx"><xmp id="umazx"></xmp></strong></p>